英國向 Turing 道歉,我們學到什麼?(投書)

關於李家同教授 15 日於聯合報專欄發表:「如果Turing是中國人!」一文。

奠定計算科學重要理論基礎、並在二戰為英國破解密碼的杜林在戰後曝光其同性戀傾向,在當時恐懼蘇聯將同性戀者策反為間諜的氣氛下,依法被迫接受強制「治療」,失去參與機密計畫的資格,種種挫折間接導致其悲劇性的死亡。2009 年 9 月10日,英國首相 Gordon Brown 代表政府向 Turing 道歉。趁此契機本有許多話題可談:關於偏見、恐同、歧視、惡法、國家權力以及視而不見的大眾、關於其他曾受迫害和正受迫害的邊緣族群、關於療傷、關於遲來的正義與和解。身為一個電腦科學背景出身,抱著人文關懷的學者,在這個當下卻只選了「創意 v.s 基本工夫」這不知是否成一個議題的題目來談,殊為可惜。

姑且假設作者並不在上述脈絡之中。以一貫的說故事口吻,該文提及:

杜林向英國政府建言,說他會製造一架可以寫程式的電腦,而且可以用這部電腦破密碼,英國政府… 立刻著手製造Colossus電腦,這部電腦上的程式使英國可以破德國人的Enigma密碼。

這給人史上第一臺可程式電腦 Colossus 由 Turing 靈光一閃之下構思建造的印象。事實是以機器快速解碼的想法由數學家 Max Newman 嘗試,並與工程師 Tommy Flowers 合作進行 Colossus 的設計建造。 Turing 直接參與不多,Colossus 也並未用在 Enigma 的破解上。Turing 在解密碼上的主要貢獻可說是他的統計理論。

這究竟是無關緊要的枝節,還是重要的線索?若強調「基本功夫」的重要,正確描述事實自是行文的基本功。該文描繪的圖像是不世出的天才 Turing 的創意仍需要基本技術(電子線路、電機工程)方能實現,故與其期待天才創意不如打好基本功。但若了解 Turing 和一個理論與工程均有實力的團隊共事,其成就並非靈光一閃的「創意」而是整體基礎科學研究多年耕耘的成果,那麼「創意 v.s. 基本功夫」的對立可能是錯誤標籤造成的假問題。電子線路是基本功,數理邏輯也是。沒有資源挹注在紮實的基礎科學教育上,自是不可能期待天才降臨的。

而關於政府或民間如何下基本功夫、掌握關鍵技術?我國的經濟規模是否能撐得起踏實的研究、該往哪個關鍵技術下苦功?此種大問題可留給學有專精的專業人士回答。既非筆者的專業,就不越俎代庖地妄語了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物, 胡思亂想, 計算算計 and tagged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 Post a comment or leave a trackback: Trackback URL.

Post a Comment

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*
*